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俞敏洪最害怕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

时间:07-28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06

俞敏洪最害怕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

作者:普子胥出品|科技《态℃》栏目忧患意识极强的俞敏洪,或许猜中了这次的故事结局。7月26日,东方甄选发布公告称:“因规则要求,抖音平台自营产品店铺、自营产品直播间暂停营业3天。”焦虑的情绪蔓延到资本市场。7月27日,东方甄选股价收盘报30.2港元/股,下跌6.5%,总市值306.27亿港元。而值得玩味地是,今年以来东方甄选与抖音数次“纠纷”都引发了前者股价动荡。此前,俞敏洪曾多次强调依附单一平台或许并不长远:“基于外部的平台所建立起来的热闹的商业模式,是有很强的脆弱性的,要夯实长期发展的基础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然而,比起与抖音小摩擦不断,7月初在自营APP上正式直播的东方甄选而言,更大的考验或许还在后头。一、令人联想的“封停”东方甄选的抖音“戏台子”似乎塌了。7月26日,抖音直播间“东方甄选自营产品”发布停播通知:“因规则要求,26日至29日,东方甄选自营产品店铺以及东方甄选自营产品直播间暂停营业三天”。“非常突然。”当天晚上19点,东方甄选CEO孙东旭在APP直播中对这一事件给出了回应。彼时,东方甄选紧急转战自营APP促销带货,直播间同时在线人数超过2.6万人,自营产品销售破千万元。而对于此次停摆原因,东方甄选与抖音方面似乎讳莫如深,均无进一步表态。一切来得猝不及防,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:当下,更多分析导向东方甄选自营APP引发的蝴蝶效应,而此次双方的“摩擦”或许是积攒矛盾的进一步升级。虽然,此前俞敏洪就东方甄选App开发直播功能一事表示,和抖音平台是互相成就关系,没有任何矛盾和冲突。创建自己的App平台是公司进取的正常行为,也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和供应商,望大家不要过度解读。然而,此前董宇辉在直播时表示,疑似遭遇平台限流:“我们直播间这两天人数不正常,有特殊原因不要焦虑。这两天收到很多朋友反馈,搜索东方甄选不显示直播间,或者特别卡。”此外,早在2022年初,东方甄选APP正式上线前半个月,就有传言称东方甄选遭遇抖音限流。受此影响,彼时东方甄选股价大跌12%。尽管虽然很快抖音和东方甄选双双辟谣,但双方摩擦似乎不断。值得玩味地是,2023年7月初俞敏洪带队“7天甘肃行”后,东方甄选开启了创办一年半以来,首次在新版APP的同步直播,而这距离此次封停事件不到一个月,不禁令人浮想。二、挑战始终如影随形独特的成长经历,以及近些年商业实践上遭遇的重大变故,似乎让俞敏洪的忧患意识更加强烈。2022年8月,随着文学青年董宇辉直播爆火,东方甄选借势成立自有APP。然而,俞敏洪仍表担忧:“基于外部平台的商业模式有很强脆弱性,要夯实长期发展的基础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今年7月12日,东方甄选APP首次开启独立直播,并在微信小程序、视频号同步上线APP直播,开始了自己多平台直播布局。而撑起俞敏洪担忧的,或许是东方甄选在抖音影响力肉眼可见的下降。据统计,曾连续10个月排名带货第一的东方甄选,在今年4月以4.39亿成绩掉落第三。到了5月和6月,东方甄选连续两个月跌落抖音带货榜第一。海通证券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东方甄选日均GMV跌下2000万元,观看人次跌下1000万。然而,东方甄选借由抖音导流之路,走得似乎并不顺畅。数据显示,7月4日东方甄选官宣其APP将同步直播后,东方甄选APP在IOS和安卓端下载虽然获得了一定增长,然而,东方甄选在抖音共计4000万粉丝,其APP共计约240万的装机量,转化率仍显不足。值得注意的是,东方甄选2023财年上半年达成48亿元GMV,利润为5.85亿元。该成绩相较其他一线主播,利润层面仍显不足。此外,东方甄选所坚持的农产品赛道,囿于品控等问题,较易出现“翻车”现象。今年315期间,东方甄选“用养殖大虾冒充野生南美大虾”虚假宣传事件曾一度出圈。尽管,后续东方甄选澄清被供应商欺所蒙骗,并将该品牌拉黑。然而,加之桃子长毛、6元一根玉米高价等风波频发,东方甄选品牌效应似乎也受到一定影响。受种种事件叠加影响,东方甄选的股价今年来表现挣扎:事实上,今年1月底以来,东方甄选股价从最高点75.55港元/股一路下跌,连续三个多月在30港元/股上下徘徊,到5月8日达到低点22.6港元/股,再至今天30.2港元/股,股价跌幅达到60%。近日新东方公布的最新一季财报显示,其营业收入达到8.6亿美元,同比增长64.2%,净利润达到2900万美元,同比增长115.3%,而上一财年同期为亏损1.89亿美元。对该季度净营收的增长,主要由于教育新业务、东方甄选自营产品及直播电商业务带动收入增加。难能可贵的是,新东方在2022财年连续多个季度录得归母净利润的亏损后,2023财年归母净利润已经实现了连续4个季度的盈利。对此,俞敏洪表示:“很高兴以亮丽的营收及利润增长来总结2023财年。”然而,东方甄选的成本也在大幅增长。财报显示,新东方2023财年四季度的运营成本和支出为8.125亿美元,同比增长29%,系东方甄选自营品和电商直播业务的成本大幅增长。对俞敏洪而言,经历了教育业务激烈变化、直播事业二次重生后,人生的大起大落,或许更印证了他无处不在的忧患意识:如果未来继续依靠抖音一家平台,在日渐下滑的GMV中,以及“莫名其妙”的“停业”通知下,双方并不均等的博弈继续进化,或许只会伤了自己。这对重新、重新、再重新出发的俞敏洪而言,挑战始终如影随形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